香港挂牌正版彩图

六合图库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政务公开 >
标题:

记忆里俩并没有因为天冷和迟到狂奔过

时间:2017-09-18 21:32/点击:

  这些天总是会想起上学路上这几个字和这件事,全是因为这些天早早晚晚的,只要不是很忙就和同学们聊天,闲唠着家常,也常常提起从前
 
  
  这些同学多数是小学同学,很多是从小一起长大的,打打闹闹的,相互陪伴着就过去了这么多年。常常会梦到学校的老房子,初中上学的那
 
条路,一群人远远地笑着,笑声明亮却又那么遥远。
  
  一年级的时候和柳丽是非常近的邻居,每天一早,就去她家叫她一起上学。冬天拉开她家的门涌过来的是暖暖的热气,夏天走进去是清凉的
 
穿堂风,她家屋子里还有一种淡淡的河水一样的腥味。这么多年,想起来依然清晰的味道。柳丽对上学似乎不太在意,每天,几乎每天都是我去
 
找她,也几乎每天都要等好久。她端一碗饭趴在靠墙的柜子上吃饭,脸朝着柜上的大镜子,眼睛也盯着镜子,一粒一粒的往嘴里扒拉。他爸他妈
 
和我看着都很着急,催她,她仍旧不慌不忙,一粒一粒,面无表情。
  
  出了家门也还是慢腾腾,其实她做别的事儿都很麻利,就是上学的事总是这样拖沓。
  记忆里俩并没有因为天冷和迟到狂奔过
  下雨天最是难走,村子里有几个大水坑是怎么也绕不过去的,大队边上六队拐角有一家姓邹,他家最坏,总是往墙头插玻璃碴子,这样我们
 
只能趟着泥水过去,不然可以扳着他家墙头,鞋就不会湿。后来有人拔了玻璃碴子,他家就往墙上涂粪便。
  
  鞋沾了泥水就是一天,在泥水里泡一天,放学差不多快风干了,到家脱鞋,脚丫都白了皱了。
  
  冬天我们很容易迟到,冬天风大,非常冷,我们的棉衣都禁不住寒风肆虐,,就没长心似的,边说
 
话边走。路上合计过迟到了怎么办,她说,不就罚站吗?满不在乎。我想我也不在乎,可其实每天心里都一路打鼓。
  
  初二,我们去孟家乡上学,开学前现学的自行车,有些人本来就会了,那时候的我好像四肢特别笨拙,啥也不会。
  
  开学前一天下了场雨,上学的路是一个大坝,两旁都是高高的杨树,一场透雨过后,只有窄窄的一条小路可以通行,一群女生,初一初二的
 
,鱼贯而行。大家都很兴奋,女孩们打扮的都特别漂亮,一路说着笑着。不知道是谁不小心摔倒了,因为离得近,一个接一个,自行车撞到一起
 
,有的人机敏地跳下车子,有的人摔下来。一群女孩的笑声在大坝上在树林里回荡。
  
  总是一个一个约了一起走,前街的,后街的,东头的,西头的,供销社后面会合。总有早到的,也总有晚到的,赵振波没事儿就瞪我们一眼
 
,姜海霞像一只小燕子总是叽叽喳喳。有人笑笑,有人抱怨几句,有人抬腿跨上车子,一个接一个,一支浩荡的小队伍。
  
  这条路真长。在我们刚刚骑上大坝的时候,望着眼前那两排杨树,心里总是这么想,大坝笔直,杨树同样笔直,笔直地伸向远方。我们的脚
 
都很有力,杨树纷纷朝后倒去,红的黄的叶子落在身后,路,在我们脚下越缩越短,风,呼呼地从耳朵边呼啸而过。拐弯是砖厂,砖厂过去就是
 
个大坡,我们总是憋足一口气晃着膀子蹬上去,然后刹车,回头看,相视而笑。
  
  冬天很冷,我们都是围巾帽子手套的。单英慧不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,她围一条薄薄的围巾,高高的马尾辫儿,睫毛挂霜,小脸儿青白
 
,却从来不说冷。也佩服男生们,只带个耳包就过一个冬天。
  
  雪天路滑,常常刹不住车,几辆车子几个人挤在一起。树叶子早已掉光,仰头,是蓝蓝的天,笑就从雪地里直冲到天上去,从天上落回来,
 
再返回天上去。
  
  那时候每天都是一群人,即使一个人出的家门,在路上也总会遇到一个又一个,不需约,便会遇到。如今散落天南海北,约了再约,却怎么
 
也聚不全。
  
  天刚亮的清早,真想能背上书包,能看到你们的笑脸,下雨刮风,天冷天热,与你们一路,多么好!

上一篇:公共资源交易中心政府采购项目入场交易指南 下一篇:没有了